您好,欢迎访问雷火竞技!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24小时咨询热线

0871-65106770

雷火竞技Product Center

雷火竞技contact us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教益路68号戎锦花园1幢2层203室

座机:0871-65106770

联系人:李工

手机:13629470050

邮箱:yonuo18@vip.qq.com

项目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项目案例

分享 公共服务广播的社会价值

  说到广播,公共服务广播不可不提。根据资金来源和创建动机,英国传播学者大卫·亨迪(DavidHendy)建议把广播分为五类,包括:国有国营广播、地下广播(自由或海盗广播)、社区广播、商业广播和公共服务广播。而最后的公共服务广播则是我们本期要关注的。

  事实上,对公共服务广播进行定义是十分困难的。与国有国营广播不同,公共服务广播并不是由国家直接管理的,但它又部分依赖于国家资金支持。亨迪认为,其比较典型的例子是知名的英国广播公司(BBC),还有日本广播公司(NHK)和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而美国的国家公共广播(NPR)则属于公共服务广播中另外一种模式,同样也值得研究。

  如果不从历史的角度论述,将很难研究清楚公共服务广播(PublicServiceBroadcasting,PSB)。公共服务的概念和将其应用于广播,深深植根于BBC和它的维多利亚(或19世纪)先祖发展的历史中。从某种程度上说,公共服务广播本身就创造了历史。在新的多媒体环境下,它的日子可能屈指可数,因为“受众选择为王”。

  最早研究公共服务广播的历史学家有19世纪的马修·阿诺德(MatthewArnold)。阿诺德的观点对BBC首任总经理约翰·瑞斯(JohnReith)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使他相信文化能够缓和社会分歧,阻止矛盾激化。像很多与其同时代和此后几代作家们一样,阿诺德看到了大众中隐藏的危险能量,提出了文化和教育在启迪民智上可以发挥作用。

  20世纪20年代初,英国政府正是看到了BBC对民众观点的影响能力,所以建立了赛克斯委员会(SykesCommittee)研究广播的所有功能及其用途。委员会的报告将广播定义为“公共设施”(相对于商业运营),认为广播是以公共利益为宗旨的国家服务。接下来的几年里,瑞斯除了受阿诺德的影响外,也受到自身福音派基督教、爱国主义和道德至上主义的影响,将相对抽象的雄心转变成具体的广播政策。早期BBC的权威地位因由1926年皇家宪章的授权而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

  1927年年初,BBC改组为公司后只对议会负责。正如斯坎内尔(Scannell)和卡迪夫(Cardiff)指出,宪章是BBC“进入这个国家主流领域的通行证”。对广播节目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呢?早期BBC致力于播出最高标准的节目,“伟大的”和“好的”东西才能在广播中出现,节目表上尽是高尚的文化和宗教内容。与此同时,瑞斯希望广播尽可能到达最广大的人群范围,所以公共服务广播不仅仅是有关教育和信息服务,还包括娱乐内容。综合性节目包括舞曲音乐和喜剧,也有较严肃的谈话类节目和古典音乐节目。

  出于多种原因,当运营BBC的人认识到他们正脱离群众,感知到广播应给予听众所需要的而非传播者所想要的,这时候从前那种古板和高高在上的风格才开始改变。导致转变的其他一些主要因素还包括:瑞斯在二战前离开了BBC,一种平民主义的商业广播服务从欧洲大陆传播到了英国;战争本身“迫使”广播需要面向他们所要服务的社会阶层,说出他们想要说的话。BBC在二战后分成了三个独立的广播“台”:国内服务、第三套节目和轻松娱乐台。这种基于现实变化的转向,明确了对早期公共服务广播正统观念的两个挑战:对社会少数人服务的内容输出(在第三套节目中)被分离出来,轻松娱乐台的内容包括舞曲、肥皂剧和自有的智力问答类节目。而BBC在其广播和电视政策以及内容生产方面,继续深受公共服务广播理念的影响。

  公共服务广播观念的改变,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BBC在上个世纪后50年的地位。BBC保持其公共服务的承诺包括:体现文化的广度和质量,广播剧领域的原创性和事实类节目报道,特别体现在新闻和时事报道类节目中。BBC总经理休•格林(HughGreene)在上世纪60年代主持了10年激进创新的媒体内容工作,他认为这是公共服务职责的一部分,他说:我认为公共服务广播机构的明确责任是,坚决反对试图对真诚和想象力的责难——我们有责任考虑到社会的变化,走在公众看法的前面,而非总是等待它。我认为,伟大的广播机构以其资助作者和工匠的巨大权利,不应忽视对那些可能被认为“太超前”或“令人震惊”的年轻写作者的培养。

  毫无疑问,BBC仍然保留着公共服务的原则。它通过收取受众接收节目所需要的执照费,每年有数十亿英镑的收入,这是BBC的主要收入来源,保障公司没有经济上的压力。但“公共服务”的概念现在看起来非常过时,甚至面向广大受众的广播也在走下坡路。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Thatcher,1979~1990年担任英国首相)鼓励商业竞争的新自由主义市场政策以及数字革命带来的消费者选择的大幅提升,削弱了英国的公共服务广播。

  考虑公共服务广播如何在英国生存下来以及它如何在世界其他地方生存下来之前,让我们先看看美国的国家公共广播(NationalPublicRadio,简称NPR)。尽管美国广播电台被广泛视为高度商业化,但大学和专科学校的电台一直有一个注重公益的传统,这让人们感觉到他们的节目似乎更接近于英国的公共服务广播。

  1920年代,一些教育类的公共服务电台主要存在于中学和专科学校,在世界经济大萧条时期,这类电台很少能存活下来。二战后,联邦通信委员会(theFederalCommunicationsCommission)将20个新的FM频率分配给了教育广播。美国公共广播的主要推动力是1967年的《公共广播法》(PublicBroadcastingAct1967),该法案促成了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PublicRadio)的建立。

  卡尔·施密迪(CarlSchmidy)是NPR创建时的董事会成员,提倡广播要展示“真实的人”的生活,允许“思想和经历被分享、思考和讨论修改”。这是一个权利下放的、具有包容性的电台,它把所有种族、地区的意识形态思想都带到了麦克风前。另一位创始董事比尔·西梅林(BillSiemering)对广播一如马修·阿诺德一样的雄心壮志,他提出:国家公共广播(NPR)……以尊重和愉悦而不是嘲笑和仇恨的态度看待男人之间的个体差异,它将为人类体验的无限变化欢呼雀跃而不是传播空洞和平庸,它将鼓励积极的建设性参与而不是冷漠的无助。

  节目将使个人更好地了解他自己、他的政府、他的社会组织机构、他的民族和社会环境,以便他能明智地参与实施变革的进程。

  今天,NPR每周为其600多个成员台制作超过100小时的节目,包括广受好评的驾车时段聆听的新闻杂志类节目《晨报》(MorningEdition)和《深入报道》(AllThingsConsidered)。或许美国公共广播最重要的贡献是它的新闻报道,如波斯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德国柏林墙的倒塌,以及它屡获殊荣的政治和法律报道,都提升了它的声誉。但站在互联网的角度看,美国公共广播仍然制作广受欢迎的公共广播节目,如加里森·凯勒的《草原之家伴侣》(PrairieHomeCompanion)。

  如上所述,公共广播在美国仍然作为小范围的生态存在,远不及BBC那样被广泛地收听,或者像BBC那样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这是一个好事情还是坏事情,在很大程度上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互联网把无休止的未经证实的信息或谣言摆在了我们的面前。在这种背景下,公共服务广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它可以是一个所有社会群体的声音都能被听到的所在。此外,互联网经常被视为公共服务广播的一个挑战,但同时互联网也可以提供一个重要的机会。

在线客服

关注我们 在线咨询 投诉建议 返回顶部